阳光在线_阳光在线开户_15887530950[最新官网直营 信誉认证网站]!

阳光在线_阳光在线开户_15887530950[最新官网直营 信誉认证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花木兰、波士顿大学、少数群体和公共关系

时间:2019-03-21 21:1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炎黄子孙,花木兰这位中华英雄的名字如雷贯耳,她女扮男装替父从军,是击败入侵外族的巾帼英雄,其形象可谓是中国传统文化所强调的忠、孝、节、义四个字的完美化身。 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小的时候,我外婆就常给我讲她

  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炎黄子孙,“花木兰”这位中华英雄的名字如雷贯耳,她女扮男装替父从军,是击败入侵外族的巾帼英雄,其形象可谓是中国传统文化所强调的忠、孝、节、义四个字的完美化身。

  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小的时候,我外婆就常给我讲她的故事,对她的崇拜和敬仰油然而生。1998年迪士尼公司以流传千古的《木兰辞》为创作背景,制成了大型长篇动画电影《花木兰》,全球上映,引起极大的反响,花木兰的英勇事迹在更多国家和民族之间流传,这部电影的成功,堪称中西方文化交流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2017年初,美国华特迪士尼宣布将拍摄《花木兰》真人版剧情电影,在同年年底结束了全球海选,正式确定由刘亦菲出演花木兰一角。巩俐、李连杰、甄子丹等其他著名演员如也逐渐加盟本片。作为好莱坞为数不多的以纯亚裔演员饰演主要角色的电影,加上花木兰本身具备话题性的故事,该片非常值得期待。网络上面针对这部《花木兰》真人电影的分析文章数不胜数,由于我不是电影从业者,无法在这方面做出对该片的解析。

  我真正想讲的,是我自己的故事--当年那个在电视机前欣赏着《花木兰》电影流连忘返的我,当年那个在课桌前努力尝试背诵并默写《木兰辞》的我,当年那个对木兰在军营中作为唯一女生闹出不少荒诞之事哈哈大笑的我,有朝一日也会遭遇到和这位女主人公一样的境遇。

  2016年我从爱荷华大学记者学院本科毕业后,来到了全美教育之都波士顿,进入波士顿大学传播学院攻读公共关系学硕士研究生,也开启了我长达近两年的男版“花木兰”的学习生活。

  波士顿大学本身就是个女多男少的高等学府,据2017年学校统计,全校男女比例为1.8 : 3,再加上与传媒有关的专业本身就阴盛阳衰,我们学院的男女比例更是极其的夸张,男生所占比例之低达到令人咂舌的地步,虽然我没有找到具体的数据,但是根据我的目测,2016级攻读公共关系的硕士研究生超过100名学生,其中男性学生,包括我在内,只有4名,男女比例达到了惊人的1:25。

  在波士顿大学就读期间,不管是学业讨论还是日常生活,不管是上课读书还是课后的聚餐,我几乎是我们班唯一的男生,活脱脱就是个男版的花木兰。

  当我将这边男女比例现状告诉我国内的男性友人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他们羡慕嫉妒恨的眼光,更有甚者无不捶胸顿足,高呼当初选错了专业和职业方向,恨不得马上辞工作、转专业,追随我的步伐来感受下美女如云的人间天堂。

  然而,学期开始之后才几个月,我这个堂堂七尺男儿,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是优秀学生,出类拔萃,现在万花丛中那一抹耀眼地绿,男性友人们所嫉妒的对象,可谓是过的极其的憋屈,孤独感和挫败感与日俱增,因为我不断尝试融入她们的世界,但总不能如愿以偿。

  倒不是说这帮女生有意将我隔离在外,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学子,在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没有必要排挤和为难我,实际上她们大多十分友善,在学习上和生活上都乐于互相帮助,在我看来,我所谓的孤独感更多的来自于:一来是作为少数群体在尝试融入大环境未果之后的挫败情绪,二来是身为模范少数群体(Model Minority)在群体中所承担的压力。

  具体来说,由于男女之间在所谈论的话题上是存在着差距的,而我作为唯一的男生,适当的迎合女生的社交话题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简单的融入方式,因此,当她们在日常闲聊讨论到一些女生才感兴趣的话题时,我尝试去了解和加入这些我并不感兴趣的话题似乎成为我融入他们的唯一选择,但是事实上呢?我并不对诸如丝芙兰美妆品的春季折扣,杨洋、鹿晗、TFBoys的小鲜肉之争,甄别上百种口红色号之间的微差之类的话题感兴趣,强迫自己接受并参与这些话题,既浪费了我的时间和增加了我的交际成本,又无法使我能积极反馈,达成融入她们之中的目的。

  “模范少数群体”这个概念在美国这个多民族国家经常被提及,用于形容一个基于种族或宗教信仰的人口群体,其成员被认为有较高的社会经济地位,亚裔美国人近些年来的发展是该理论的主要立足依据和具体案例,因为亚裔和非裔、拉丁裔美国人相比,在学校里课业成绩更加优秀,在社会上受教育程度、社会阶层和年收入相对更高,相对来说又更加守法。模范少数群体看似是一个褒义的概念,也有具体的统计数据支持,但大多数亚裔并不为此而感到自豪,这种刻板印象(stereotype)反而对相关群体是有害的:它将个人与群体对立,暗示“非模范”个体没有达到模范群体取得成就的原因是个体的不努力,进而无形中自我施加了更多压力。我在传播学院的处境就特别符合模范少数群体的定义,作为身边为数不多的男性,从小接受的“男子汉当顶天立地”的概念,再加上我想努力融入整个女生集体中,使我自然而然的想要在生活和学习中承担更多的责任,比如在小组作业中我通常会主动的包揽比较困难的部分,在日常生活中会尽量完成琐碎的事务。

  上述的烦恼称看似是无病呻吟,一些男性友人在听到了我的抱怨之后,更是认为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在无法得到外界帮助的情况下,我开始深思,作为一个少数群体,如何才能更加好地融入多数群体,而这又和我学的公共关系专业有什么联系?

  什么是公共关系?你如果将这个问题放入搜索引擎,或者拿去请教你的老师、传媒界的资深人士,亦或是知乎上的大V,他们绝对能给出专业精准的定义以及洋洋数千字的业界案例。简单来说,公共关系即是知觉管理(Public Relations is perception management),在大多数情况下,公共关系指著名人物或组织,以改善与社会公众的关系、促进公众对其认知为目的,通过树立良好形象、取得公众的理解及支持。

  在我看来,公共关系关键是促使少数群体融入多数群体,并使多数群体接受少数群体主张的一门艺术。公共关系所要服务的直接客户(client),不论是商业组织,还是著名人物,相对于公共关系的受众(audience)来说,都是少数群体。举例来说,苹果公司的全体员工加在一起,相比于全世界数以千万计的消费者来说,是绝对的少数群体;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相比于其遍布五湖四海体育球迷,是绝对的少数群体。而公共关系的存在,就是构建一个少数群体和多数群体沟通的桥梁,使多数群体能够理解少数群体,以此来达到少数群体希望达到的目的。

  结合我自身的经历,我=少数群体=公共关系直接客户,女生=多数群体=公共关系的受众,我希望通过公共关系建立沟通桥梁,使女生能够接受我,以此来达到我的目标在波士顿传播学院多认识点朋友,不要感到太孤独,有利于学业进步,身心健康的发展。

  ① 不要试着去一味地迎合多数群体,甚至尝试将自己加以改造来融入多数群体。

  迎合多数群体本身是没有错的,毕竟任何人都更乐于接受与自己有相同点的人,多数群体亦然,但是一味的迎合既不能彻底的融入,又会徒增自己的不适。

  在公共关系中,少数群体天生比他们所面对的受众更加优秀:苹果公司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毋庸置疑,科比布兰恩特也无疑比任何一位普通NBA观众更为刻苦和优秀。当然,他们的优秀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如苹果公司一直致力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和推广,而科比每年也为慈善事业尽心尽力。但在公共关系中,这并不代表这些少数群体需要去承担优秀所带来的压力,换句话说,一段健康的公共关系的建设需要建立在双方平等,而不是一方需要承担更多责任的基础上。

  这可能是公共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点。我前面提到过,公共关系最终的目的是建立良性的客户受众关系,找到正确的受众群体将事半功倍,而选择一个错误的受众群,将得不偿失。对于科比布兰恩特的无脑黑粉,我们无论怎么描述科比的丰功伟绩,都无法使无脑黑粉改变对科比的看法,因此这些无脑黑粉并不需要列入公共关系需要考虑的受众当中。

  回到我的“花木兰之旅”,我也的确是运用以上三点来公关我的形象,最后完美的融入了女生群体当中:我放弃了一味地迎合女生感兴趣的话题,而是试着去寻找我和她们的共同点;我放弃了模范少数群体所带来的压力,不再强迫自己去成为那个包揽一切的“绅士”;我寻找到了真正和我可以相处融洽受众群体,而不再试图得到每一个人的喜爱。

  如果各位有兴趣再去看看《花木兰》这部电影,作为一个女扮男装的少数群体,我们的英雄花木兰,不也正是做到了这三点,而最终公关成功,得到了皇帝的赏识和李翔将军的爱情吗?她①最终放弃了通过改变自己而去强行迎合军队中男性的做法,转而承认自己作为唯一女性的事实;②不再因为自己是唯一的女生而给自己施加莫须有的压力;③在军队中找到了认可、关心自己的好朋友。

  文章最后,我也要感谢在这儿结实的女生朋友,她们不排斥我,热情友好地接纳我,能和她们一起学习、共事两年,是我的荣幸!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